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谁被UFO追击之谜?
发布时间:2019-09-10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易书科技是一家以内容制作、内容创意、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多领域融合型发展的企业。本着内容精品化及跨界融合发展的理念,致力于出版(纸质、数字、音频、课程等载体)、影视IP、二维动画、视频等业务。日本《周刊时事》记者岩田郁弘曾以《母子四个奇遇UFO》为题,报道了发生于悉尼的UFO追击汽车事件。

  一天,费伊一家为了休假和找工作驱车去帕恩,汽车风驰电掣般地奔驰在纳拉博平原的公路上。

  清晨,5点30分左右,汽车行驶到南澳洲门德腊比腊时,车内的四个人注意到高速公路前方出现了一个闪光明亮的物体。开车的费伊女士谨慎地避开它,快速开过去。但是,肖恩说:“总觉得那是个奇怪的东西,为了搞清楚,我们一定得再返回去看个究竟。”于是他们开车返回,开始了与UFO的接触,长约90分钟。

  UFO呈一米左右直立着如鸡蛋形状,中心部分为黄色,周围发出白色的光。它不仅颜色和形状奇特,而且还发出令人恐惧的轰鸣声。母子四人都十分害怕,没等到UFO近旁就慌忙开车逃走。

  不料,UFO竟追了上来。费伊拼命踩油门,汽车以100公里的时速飞驶在高速公路上。但UFO一会就赶了上来,并且沉甸甸地落在了四人的汽车顶篷上,不久,整个车子便升到了空中!

  “哎呀”,费伊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三个儿子也惊恐万状,叫喊不迭,但他们听到的却是有点异样的回声。

  尽管如此,牛牛高手论坛77766com!费伊还是鼓足勇气把手伸到了车顶上。“车顶微暖,像海绵一样柔软,我感到非常奇怪。于是便把手缩回来”。

  这时,UFO突然把汽车扔到地上,四人争先恐后地跑出车,躲藏到道路旁边的丛林里。他们从树叶缝隙里窥视,UFO好像在搜寻他们。大约15分钟后它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四个人提心吊胆地回到车里,车内和车顶布满了灰黑色的灰尘。一个后轮已破裂。他们迅速地换上备用的轮胎。在极度恐惧中他们开动了车,没想到UFO又追了上来。四个人拼命向迎面来的车发信号,但所有的车都像什么也没有发现似地飞快开过去了。

  他们一口气跑了600公里,在南澳洲塞杜纳停下来。这时才发现车顶上的四个角都已凹下去了一大块。在他们四人与UFO遭遇的那段时间里,在附近海域航行的船员们,也看到了空中有一闪光的物体,听到了同样异常的声音。另外,还有一名叫卡萨根罗的卡车司机在“事件”前一小时,也看到了他们所说的不明飞行物。

  与这母子四人的遭遇相比较,麦克默多和鲍勃在非洲的奇特经历,更使许多人感到吃惊和不可思议,一时间UFO很少光临的非洲大陆,也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一天中午,两人乘车进入丛林。他们的任务是进行野外作业。下午2时,两人正沿一条不大的河流逆流步行而上,麦克默多突然发现正前方有一闪光的庞大物体。鲍勃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两人不知是何物,躲在树丛后观看。

  “那个玩意儿乍一看很像一只大圆球,但事实上却有棱有角,它发着光丽不是反射的太阳光。光的颜色先是白色的。温度很高,我只觉嗓子跟被刺激得直想咳,却又咳不出来……”

  “……是的,它整个儿密封着,至少在我们这一面没有任何窗门之类的,开口,只是在底部好像有几个支架伸出。我和麦克默多正惊惧地望着,只见从那怪物体的底部探出一支软管,闪着与那物体不同的淡蓝色的光。它插入河水中并微微颤动着。当时我们的右脚正插在水中,突然感到一阵火烧火燎的剧瘸。我跳了起来,右脚已成奇怪的黑紫色。我的同伴吓得叫了声,他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颜色和伤势。”

  “我又望了一眼那飞行物,软管周围的水竟冒出气泡。我怕极了,背上鲍勃就想跑,可双腿却迈不动,一使劲就瘫倒在地上。可怜的鲍勃疼得直叫。我好像被轻微过电一样身体发抖,直抖得恶心死了!我又试着站起来,这回没事,我背上鲍勃就往回跑,直跑到我们的汽车前,竟跑了100多米!”

  在记者的询问下,两人谈起接下去发生的更奇特的事,他们驱车返回的途中,两人惊魂未定,鲍勃大声呻吟,麦克默多则不知所措。这时UFO第二次出现了,一个直径达4米的圆球体悬浮在两人的视野之内,它发着蓝光。二人动也不敢动,紧盯着那静止的发光体。此时鲍勃感觉右脚不怎么疼了,但他仍盯着那东西。

  “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在接受检查。我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相反却有种飘的感觉。我的手仍在方向盘上,但并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麦克默多显得很费劲地想着,回忆出当时的情景,“后来,我们第一次见到的怪物出现了,这一次是两个,一大一小。它们似乎是从我们后面过来的。那小的斜着飞到大的背后,大个的好像是旋转起来,白光闪闪地一拐弯飞上了高空。再没看到那个小的,它似乎是藏到大怪物肚子里面去了。车子又开动起来,我直接开车回到了基地。一路上,我那可怜的同伴却没再哼哼……”

  1959年9月的一天晚上,阿根廷的一名青年司机开着汽车从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在行驶到布兰卡港公路上时,已是午夜23点。突然,一道强烈的光闪射过来,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他不知何缘故,急忙将车停在路边。此时,他感到不知为什么非常困,于是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半个小时后,他突然从沉睡中惊醒,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仔细再看看身边的路标,他吃惊不小,因为自己是在13000公里之外的萨尔塔,而他的汽车却不见了。

  这个年轻司机失魂落魄地来到萨尔塔警察局,前言不搭后语地向值班警察讲述了所发生的这一切。警察们感到很好笑,以为站在面前的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根本不予理睬。年轻的司机苦苦哀求,一定要警察查个水落石出。值班警察无奈,只好给相距13000公里之外的布兰卡港警察局联系。谁知,对方回答说他们的确在一条公路旁发现了一辆车,车的型号同那个年轻的司机讲的一模一样,原先不以为然,只想敷衍了事的值班警察一听不禁大吃一惊。

  有关汽车被UFO跟踪的报告层出不穷,其中有若干个案是汽车内的人被UFO绑架,下落不明。

  例如1974年11月20日晚上,巴西圣保罗郊外就曾发生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件,一家三口当着警官的面被UFO“吸走”。

  当晚11时,一辆载着3名警官的圣保罗警官巡逻车接获“有一部轿车在公路上燃烧”的通知。警官赶抵现场,走下巡逻车,附近的草丛有一对夫妇带着一名男孩出现,向他们求救。就在这个时候,有个直径大约10米的碟形黑色物体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头顶上。三名警官吓得愣在原地,飞碟底部放出一道苍白的光筒,笼罩着那对夫妇和孩子。三个人的身体便顺着光筒被吸进飞碟后飞走了。

  经过事后的调查,被飞碟即UFO劫走的被害人是在圣保罗经营餐厅的达贝拉先生及其家人,当晚他们开车到亲戚家玩,在回家途中被飞碟劫走。

  一天傍晚,住在德州休斯顿郊外的贝蒂与比琪开车载着比琪的孙儿柯比到附近新盖尼镇玩。

  到了镇上才知道由于圣诞假期的关系,他们想玩的游戏玩不成了。三个人只好到新盖尼镇的汽车餐馆吃晚餐,然后回家。

  晚上8时30分左右,三个人离开汽车餐馆。一直下着的毛毛雨停了,雨过云散,冬天的天空有星星在闪烁。

  柯比坐在贝蒂旁边,比琪钻进车内,用力关上车门,说:“开暖气,贝蒂,别让柯比着凉。”

  车子在松林间的道路上行驶一会,前方森林的上空出现一大片光芒,明亮异常,他们以为是开往休斯顿机场的飞机,也就未放在心上,他们的车子仍旧朝着狄顿的方向行驶。

  但转过弯道驶进笔直的国道时,前方突然大为明亮,光源便是刚才松林上方那种异样的亮光,现在就浮在数百米前方的国道上空。

  “看来蛮恐怖的,快停车。”比琪声音颤抖着说。但贝蒂不想在悄无人迹而且又是夜晚的国道停车,只是略微降低车速。随着越来越接近,逐渐看得出那是一个发光的巨大物体。当车子来到物体前40—50米处,物体下部还喷出熊熊的火焰。

  贝蒂握着方向盘,吓得直发抖。但比琪经过短暂的恐惧之后,竟涌起一股强烈的感动。笃信宗教的她,认为她亲眼目睹了世界末日与基督出现。她搂着孙儿柯比,说:

  面对这样的景象,贝蒂的安慰似嫌牵强,柯比用畏惧的眼光望着那个依然在喷火的物体。

  飞碟所发出的亮光把附近照得一片通明。贝蒂打开车门,随即有一股热风吹进车内。贝蒂走到外面,绕到车前,面对飞碟,比琪也跟到外面,但柯比哭起来,比琪连忙回到车内。飞碟大小如同狄顿市的给水塔,颜色属于没有光泽的银色。飞碟的形状恰如去掉上下两端的菱形,中心有若干蓝光环绕。从菱形的下部喷出的火焰形成倒圆锥形。

  随同火焰一起散发的热气,使得附近的温度急剧升高。贝蒂所站的地面热得像火在烤,贝蒂及车内的比琪、柯比的脸、手都因高温而产生灼热感。

  到了这个时候,比琪也发觉眼前的物体跟宗教体验无关,她为了从前窗玻璃看外面的情景而把身子伏低,双手则按在仪表板上面,霎时感觉双手像被烧到一般,还有金属被高温烧得软绵绵的感觉,她叫了一声,把手移开。仪表板上面清清楚楚的烙印着她的手掌印。车体的金属部分已经热得碰不得了。

  大约贝蒂停车的10分钟后,飞碟最后一次喷出火焰,而且升高一大截,火焰消失之后,飞碟继续缓缓上升,越过松树林。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机械轰鸣的声音,四面八方都有直升机飞来,就像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一般包围了飞碟。

  当飞碟与直升机消失在松林对面,附近又恢复一片漆黑。贝蒂立刻开动车子,大约行驶5分钟到达一处十字路口,贝蒂转弯,看到20多架飞机围着飞碟飞行。飞碟发出的光线把每架直升机都照得清清楚楚。

  贝蒂再度开动车子,紧跟在这一群不可思议的飞行物体后面,一直跟踪到车子抵达通往狄顿的道路。接着,车子背向飞碟,12555com开奖结果查询,但仍可从后视镜上看见飞碟达五六分钟之久。

  从发现国道上空的飞碟到飞碟从他们的视野消失,处在紧张与恐惧中的三个人,感觉时间过得相当长,实际上大约只有20分钟而已。

  午后9时50分,贝蒂在比琪家前面让他们下车,然后开车回家,她的朋友维尔玛就在她家等她。

  她好不容易回到家,对着出来接她的维尔玛说:“看见飞碟,觉得很不舒服”,然后就倒在寝室的床上。

  贝蒂表示头痛欲裂,而且想呕吐,不久她的脖子开始长出若干不小的疮,头、脸等处的皮肤红肿起来,随后,她的双眼也红肿到无法睁开,脖子的疮则恶化成烫伤,接着上吐下泻。

  比琪与柯比也发生胃痉挛、呕吐、下泻等症状。也许她们待在车内的时间较长,所以症状较轻。

  贝蒂的情况则持续恶化,连意识也不清醒了,无论食物或饮料,一入口即呕吐,一天比一天衰弱。

  隔一年的1981年1月3日,贝蒂到巴克维医院入院治疗。她有多处皮肤红肿、脱落,头发则一撮一撮地脱落,身体衰弱到无法步行的地步。以后一度出院,但后来又恶化,再度住院又出院。

  比琪与柯比经过两三周后,胃痉挛与下泻的症状便好转,但比琪捧了许多头发,双眼均患严重的自内障,视力大减。在与飞碟的遭遇中一直留在车内的柯比,症状最轻,但因精神上遭受极度的震撼,夜夜做噩梦。

  他们的病因是什么呢?MUFON的辐射线学顾问仔细检查过这三个人的状态,做出以下的结论。

  “这些症状可能是电离放射线引起的辐射障碍,除此之外,可能受到红外线、紫外线的伤害。”

曾道人| 赌王心经| 财神报| 香港中特网| 香港黄大仙| 铁算盘高手论坛| 92002天下彩五点来料| 白小组| 神算天师网| 高手联盟| 大红鹰心水| 王中王挂牌| 579999小马哥香港挂牌| 报码网| 扬红公式论坛|